「炒幣」誤國?加密貨幣暴跌,薩爾瓦多債務危機再次加劇

2022-05-19     馬輝紹     反饋

加密貨幣跌跌不休,導致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陷入了新的危機。從2021年9月7日,薩爾瓦多將比特幣正式定為法定貨幣。

過去的一周裡,比特幣出現連跌,一度失守2.6萬美元至16個月新低,而後比特幣走勢持續呈現波動。

伴隨著比特幣的劇烈波動,這個位於中美洲北部的國家——薩爾瓦多也因此遭受巨額虧損。據媒體的不完全統計,2021年9月7日後,該國總統布克爾(Nayib Bukele)共花費1.05億美元購買比特幣,但從年初至今,比特幣價格已經下跌了45%,薩爾瓦多的浮動虧損大約為4000萬美元。

因比特幣而產生的虧損,使這個債務危機深重的國家雪上加霜。早在今年1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行董事會曾敦促薩爾瓦多取消比特幣法定貨幣地位,警告比特幣在金融穩定等方面存在風險。IMF預計,在現行政策下,到2026年薩爾瓦多公共債務佔其國內生產總值比重將升至96%。

在比特幣劇烈波動的背景下,薩爾瓦多將面臨怎樣的發展前景?

比特幣錢包Chivo被拋棄

薩爾瓦多宣布把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至今已有7個月,但當地民眾對比特幣的負面看法似乎未有改觀。

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近期發布的報告顯示,1800個參與調查的薩爾瓦多家庭中,僅有20%在使用完政府獎勵的30美元比特幣後還繼續使用比特幣錢包Chivo,而且有40%的下載發生在去年9月Chivo錢包推出時,但今年幾乎沒人下載。對商家而言,只有20%的受訪者願意接受比特幣。

可以說,這一調查結果與去年薩爾瓦多宣布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時的民調相差無幾。當時,薩爾瓦多中美洲大學的民調顯示,約有70%的薩爾瓦多受訪者表示「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使用比特幣。

實際上,當初薩爾瓦多為推廣Chivo錢包做了不少努力,例如安裝200多台帶比特幣兌換功能的自動提款機,並規定將個人數字錢包裡的比特幣轉換成美元後提取出來無需繳納手續費,以及允許用戶在沒有佣金的情況下在薩爾瓦多人之間發送和接收比特幣和美元。

然而,政府所宣稱的便民性,並不能吸引民眾使用Chivo錢包。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報告還顯示,數百萬美元的納稅人資金可能已經花在了創建一個應用程序上,該應用程序更多的是作為一個初級的數字錢包,而不是一個可以幫助薩爾瓦多轉變為區域技術中心的新型技術。

對此,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金融學院副院長楊菁菁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Chivo錢包的推廣情況不佳,是受到功能和安全問題的困擾,此外,還因為薩爾瓦多政府公信力較低,國內部分居民對Chivo錢包的安全性和可持續性並不信任。

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學博士王瀅波則認為,比特幣錢包Chivo遇冷是因為比特幣幣值不穩定。他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交易的核心是穩定的預期,否則交易就無法達成。比特幣顯然無法提供這種穩定的預期,自然也無法作為交易媒介使用。」

王瀅波進一步表示:「若要保持貨幣幣值穩定,先要有穩定的錨,如黃金和石油,但是加密貨幣的錨是算法,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只要算法錨的價值得不到廣泛的認可,比特幣劇烈的波動性就會持續下去。」

加密貨幣的高波動性,向來是民眾質疑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主要原因之一。以過去一周來說,加密貨幣的跌勢就來得十分迅猛。5月12日,加密貨幣遭遇「黑色星期四」。據價格追蹤網站CoinMarketCap統計,加密貨幣市值在一天之內蒸發2000億美元,當天比特幣最低曾跌至25401.29美元。截至5月17日,雖然比特幣收復了部分失地,但價格仍在低位,在30000美元/枚處徘徊。

提到這輪加密貨幣的暴跌,楊菁菁認為,與美聯儲持續加快加息和縮表的步伐有關。「在美聯儲加息的背景下,加密貨幣價格承壓,出現嚴重的拋售行情。」楊菁菁向記者表示,加密貨幣市場無漲跌幅限制,而且加密貨幣並不像傳統貨幣那樣穩定,因此經常會出現「過山車」的行情。

加密貨幣難成法幣

從目前來看,薩爾瓦多開啟的這場將比特幣「合法化」的實驗,顯然沒有達到該國總統布克爾所預期的效果。但薩爾瓦多之所以提出把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確實有它的考量。

薩爾瓦多地處中美洲,國土面積僅為2.1萬平方公里,卻有著670萬人口。該國經濟以農業為主,也是「中低收入國家」之一。

據了解,有超過200萬薩爾瓦多人在該國領土之外居住,而這部分薩爾瓦多人每年往家鄉的匯款超過40億美元,佔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0%。儘管每年僑民的匯款數額頗大,但該國央行的報告顯示,全國有70%的人口尚未開設銀行賬戶,主要通過現金買賣。對此,總統布克爾曾表示,若使用比特幣則可以有效降低匯費,每年為薩爾瓦多人節省4億美元的交易費用,同時也可以解決人們沒有銀行帳戶的窘境。

除此之外,有分析認為,薩爾瓦多使用比特幣作為法幣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減弱對美元化經濟的依賴。

自2001年起,薩爾瓦多就開始使用美元作為法定貨幣,其國內交易和國際匯款結算全部通過美元進行。但疫情期間,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令美元走弱,也由此削弱了薩爾瓦多的購買力。布克爾表示,有必要提升比特幣這種供應量不受央行控制的交易媒介為法定貨幣,並把它與國內流通的美元看齊。

「當前,薩爾瓦多的市場上流通著90%以上的他國貨幣,其中以美元為主,因此它沒有足夠的資源和能力應對通貨膨脹現象。與美元相比,比特幣總量不變,並且去中心化、沒有單一的控制實體,且交易24小時不停止,具有很好的流動性。」楊菁菁向記者表示,僅從比特幣的這些特徵來看,確實較為適用於海外匯款佔GDP比重較高的薩爾瓦多。

然而,比特幣的高波動性卻是它成為法幣的最大阻礙。有統計顯示,從年初至今,比特幣價格已經下跌超45%,目前在全球大類資產中排名倒數第一。比特幣跌跌不休,連帶著薩爾瓦多的債務也不斷攀升。

據悉,薩爾瓦多共花費1.05億美元購買比特幣,但目前市值已經縮水約1/3,錄得4000萬美元的虧損。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以薩爾瓦多的人口和經濟體量來說,4000萬美金已經是一筆不小的虧損。比特幣的持續波動,必然會增加薩爾瓦多的債務風險。」

市場的擔憂已然顯現。有數據顯示,薩爾瓦多到2032年到期的主權債券的交易價格約為面值的40%,處於創紀錄的低點,表明市場擔心該債券可能無法償還。有數據顯示,薩爾瓦多的主權債務已經超過240億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評級機構惠譽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在2月已經把該國評級下調至CCC,警告該國對短期債務的依賴程度變得更高、融資來源有限以及公共債務正在增加,預計到2022年將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7%。另外,本月初,穆迪也將薩爾瓦多的債務評級從Caa1下調至Caa3,前景展望維持負面。

可就在此時,薩總統布克爾卻選擇逢低買入,以1550萬美元買入500枚比特幣,平均價格為30744美元。他曾經在社交媒體上稱:「只要你逢低買入,它們就永遠不能打敗你。」

對此,多位受訪專家表示這種做法並不恰當。盤和林向記者表示,比特幣下跌的周期還未結束,逢低買入顯然不是一個好的策略。王瀅波也認為,虛擬貨幣的錨不穩定,抄底可能導致更大的損失,如近期抄底LUNA幣的投資者大多損失慘重。

即便前路風險重重,但布克爾依舊看好比特幣的投資性。他曾多次表示,如果薩爾瓦多接收世界1%的比特幣投資,GDP將增長25%。因此,布克爾還有兩個關於發展比特幣的宏偉計劃,建造世界上首座「比特幣城」以吸引外資,以及發行10億美元的比特幣債券。但截至目前,兩大計劃還未有實質性的進展。

談到這兩個計劃,王瀅波表示:「加密貨幣債券等於是加密貨幣的衍生工具,我認為不具有任何可行性。而'比特幣城'目前看來應該還只是空中樓閣,這是比特幣的局限性所決定的。」

儘管薩爾瓦多的實驗並不成功,但不乏後來者躍躍欲試。4月27日,中非共和國國民議會通過立法,將比特幣定為又一法定貨幣。可以說,接下來比特幣的走勢將決定這兩個國家的發展前景。

盤和林對此並不樂觀,並直言比特幣的「神話」可能已經接近尾聲。「受地緣局勢的影響,全球資本有避險需求,黃金大漲,但比特幣並沒有體現出資金流入,說明全球資本沒有把比特幣當成避險資產。」他向記者表示,當美聯儲進入加息通道後,比特幣的幣值將下行,而且比特幣的眾多屬性也表明它作為法幣的功能是缺失的。

在比特幣下行風向下,可以預見,決定加入這場「比特幣實驗」的國家都將面臨著不可估量的風險。

友站推薦,「借錢」服務 「私人小額借款」找安貸,「線上借貸」安全快速沒煩惱 「快速借錢」首選 「安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