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6年國內數字藏品銷售額將超150億元,中國到底有沒有NFT?

2022-05-20     廣俊朋     反饋

元宇宙火了,NFT(非同質化代幣)熱了。

2021年,元宇宙帶起了一系列概念股的暴漲,NFT算一個。

區塊鏈數據站DappRadar統計顯示,2021年NFT市場進入爆發增長期,全年NFT產業總銷售額約250億美元,而2020年的總銷售額不過9490萬美元,較2020年爆炸式增長;總件數來看,2021年NFT產品為2860萬件,2020年僅54.5萬件。

然而好景不長,進入2022年以來,全球範圍內NFT概念股走低。全球加密資產信息平台Coin Market Cap數據顯示,NFT市場的價值已從230億美元跌至約100億美元,縮水超一半以上。隨著股價收縮,NFT行業增長速度也在2022年放緩。

彼時有行業分析師預測:「今後投資者們將進入冷靜平穩期。」此外,儘管NFT一片火熱,卻大多發生在國外,NFT在國內受到一系列嚴格的法律監管,於是行業內慢慢興起一種聲音:「NFT與中國無關」。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2026年國內數字藏品銷售額將超150億元,中國到底有沒有NFT?
2026年國內數字藏品銷售額將超150億元,中國到底有沒有NFT?

圖源:億歐智庫

億歐智庫撰寫的《NFT本土化嘗試——2022中國數字藏品行業研究報告》認為,數字藏品是我國NFT領域本土化、合規化的探索嘗試。

在全球市場,NFT在發展過程中存在諸多風險。NFT主要依託公鏈發行,通過加密貨幣交易,自帶較強的金融屬性,市場炒作空間大、熱情高,產生了巨大的價值泡沫,從而滋生了詐騙、洗錢等一系列安全問題。

考慮到區塊鏈技術對於資產數字化、所有權等方面的突出作用,我國相關機構剝離了NFT資產的屬性,在監管合規範圍內,探索嘗試在聯盟鏈上發行數字藏品。

數字藏品在聯盟鏈上發行,能夠將其金融屬性降得更低,並發揮NFT在保護創作者版權、維護其應有權益上的積極作用;且我國各數字藏品平台未開放二次交易,僅支持個人收藏、使用或無償轉讓,限制其流通,大大削弱了炒作風險。

如今,國內企業已經借鑒NFT模式,在監管合規範圍內,紛紛開始探索我國區塊鏈數字藏品的發展路徑。

目前來看,相比海外NFT市場的蓬勃發展,我國數字藏品市場還處於相對早期的階段。在國內企業中,搶先布局NFT的主要為頭部網際網路平台,且發行項目種類涉及藝術收藏品、音頻視頻、遊戲皮膚等。

比如2021年,阿里拍賣率先於「520拍賣節」推出NFT數字藝術專場,拍賣萬文廣、貓爹雨海等藝術家創作的共計66件數字藏品;隨後螞蟻鏈粉絲粒於2021年6月推出基於敦煌美術研究所IP的「敦煌飛天、九色鹿」付款碼皮膚;騰訊2021年8月2日旗下數字藏品平台幻核與《十三邀》共同開發有聲《十三邀》數字收藏NFT。

除此之外,京東、網易等網際網路平台廠商相繼推出旗下數字藏品平台與產品。值得一提的是,新華社於2021年12月發行首套新聞數字藏品,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官方對於數字藏品價值的肯定。

不可否認的是,NFT在國內是十分具有市場潛力的,巨頭布局也正是因為看中了這塊巨大的市場蛋糕。參考2021年全球NFT市場銷售額超過250倍的巨幅增長與當前元宇宙熱潮,輔以我國監管合規因素,億歐智庫《NFT本土化嘗試——2022中國數字藏品行業研究報告》基於自建模型測算,認為2026年我國數字藏品銷售額將超過150億元。

2026年國內數字藏品銷售額將超150億元,中國到底有沒有NFT?
2026年國內數字藏品銷售額將超150億元,中國到底有沒有NFT?

圖源:億歐智庫

《NFT本土化嘗試——2022中國數字藏品行業研究報告》顯示,我國當前數字藏品內容品類的分布覆蓋眾多行業,以文博、書畫、影視、動漫等品類最為常見,創作方及版權持有方包含各地博物院、美術館、電影製作公司、動漫工作室乃至個人藝術家、設計師等多種類別。

代表性案例有湖北省博物館上線的數字藏品「越王勾踐劍」,發售僅三秒鐘即售罄;榮寶齋推出齊白石作品數字藏品,5款藏品12500份開售即售罄;電影《奇蹟·笨小孩》數字藏品為藏品持有者賦予商用版權,專屬線下活動,商標申用,聯名定製等多項權益。

數字內容髮行方主要針對數字藏品的發行,其可以是版權方持有方也可以是被授權方,對原型作品進行數字化創作,並以數字化的方式來呈現。代表性案例有奧飛娛樂對其旗下IP喜羊羊發行大電影同款數字藏品;曲江文旅發行「大唐開元」系列數字藏品;華錄百納發行鑄造《雄獅少年》電影同名數字潮玩藏品等。

借錢好夥伴想了解借錢知識線上借錢速借網當鋪 車貸等各種服務都有。私人借款 借貸服務小額週轉,找安貸網銀行貸款融資周轉紓困服務找立借網。 ​​​​​​​